首席技术官  
世界经理人 > 首席技术官 > CTO图文 > 图文
 
 
Google背后身价百亿的CTO
2006-11-29 10:17 来源:

今天,提起Google,人们就想到了搜索;提起搜索,人们也就自然而然想到Google。9月12日,美国资深科技记者约翰·巴特尔推出新书《网络搜索》,以全新视角探究 Google的迅猛发展及强大科技力量会将Google与人类社会引向何方。巴特尔的新书再次激起人们对搜索引擎界龙头老大Google的兴趣,Google究竟是怎样起家的?它靠什么生存?这个网络搜索神话还能走多远?

    巴特尔和《网络搜索》

    Google诞生于1998年,有关其成功经历的报道早已是铺天盖地。
    在美国资深科技记者约翰·巴特尔的新书《网络搜索》里,巴特尔认为Google及其他主要搜索引擎可谓价值无限,称之为“意图数据库”,并认为引擎搜索领域势必成为21世纪资本中心。《网络搜索》一书没有耸人听闻的噱头,作者呈现给读者的均为引人入胜的新闻资料。书中精选了巴特尔对350多位人士的采访,其中包括Google三巨头——首席执行官埃里克·施密特及两位创始人拉里·佩奇与谢尔盖·布林。

    《网络搜索》还触及了很多棘手话题。例如,每日数百万用户分享Google的信息,个人隐私问题令人担忧。针对这种情况,巴特尔画了一幅漫画,假想联邦政府以国家安全局的名义要求Google为其提供用户个人信息。如果这成为现实,Google应该如何解决呢?因为美国《爱国者法》严令禁止任何公司向外界透露政府信息调查。而对于Google有可能成为美国政府“秘密武器”这一点,就连布林于今年年初接受巴特尔采访时也没有意识到。

    约翰·巴特尔是美国在线杂志(Wired magazine)的共同创办人,同时他也是“新经济第一杂志”《产业标准》(The Industry Standard)的创办者。巴特尔对Google相当着迷,还花了3年时间在硅谷徘徊,与那里的商业奇才、投资者等人进行交谈。

    如果说载入词典是一种衡量标准的话,那么Google无疑是成功的。根据美国牛津词典,“google”的定义就是“使用互联网搜索引擎,很大程度上指的是Google.com”或者是“在网上搜索(某个人的)名字,寻找有关他们的信息。”

    对于这样的定义你不必感到惊奇。谁不曾google过未来老板、员工、医生甚至是潜在配偶的名字?谁不曾自恋又无聊地google过自己的名字?

    搜索业的真谛所在应该是决定搜索者要找什么,然后免费提供一个简便快捷的方式。而令Google成为搜索界龙头老大的原因就是一种新的搜索技术,这种技术能够决定哪些网站与搜索提问词关系最大。而Google能够存活下来则是得益于把搜索结果与相关的广告链接起来。通过付费的广告搜索,Google的广告收入已高达30亿美元,估计到了2010年,数字将会攀升至230亿美元。所谓存活,不过是一种谦虚的说法罢了。

    在Google之前,有不少以搜索为主的网络公司,但是,是Google把搜索变成了流行文化以及绝大的商机。

    2004年8月19日,Google在纽约纳斯达克市场上市,大获成功。今年7月,美国财经杂志《福布斯》与纽约维瓦尔迪伙伴调查公司联合评选出过去4年内品牌价值增长最快的全球20大品牌,Google就排在前6位。它的品牌价值迅速增长了36%,达到48亿美元。

    而在英国《金融时报》全球500大公司最新排名中,Google也因股价涨势非凡而入围全球百强,市值超过500亿美元。

    为何命名Google

    英文里原本没有Google这个词,取名时取的其实是数学名词“古戈尔”(googol,10的100次方,即数字1后跟100个零,常指巨大的数字)的谐音。这显然是一个充满勃勃野心的创业梦想,用创建人佩奇的话说:“我们的任务就是要对世界上的信息编组”。

    成长故事

    一切都是由一场争论开始的。1995年夏天,首次遇见拉里·佩奇的时候,谢尔盖·布林还只是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科学系2年级的研究生而已。也许是天性爱好社交,布林自愿担任未来一年级新生的向导。这些“未来新生”已经被学校录取,但还没决定是否来这里读书。布林的责任就是向新生介绍校园情况,然后带他们到附近的三藩市游览。佩奇,来自密歇根大学的工程学系,正好就在布林带领的那个小组里。

    相遇:两人均觉对方面目可憎

    一见钟情在两名男生之间是很难发生的。那天,沿着城市里的小山坡走来走去,布林与佩奇之间的争论根本就没停息过。佩奇回忆说,布林的滔滔不绝与他自己的沉默寡言形成了鲜明对比,“布林非常好交际,他喜欢认识各种各样的人。我觉得他面目可憎,他对每样东西都有很强的主见,不过,我想我也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 当布林缚知佩奇的反应时,他反击道:“我们彼此都觉得对方是个令人讨厌的家伙,但那只是戏谑的说法。很明显,我们两个交谈得很多,这里面一定有某种东西在起作用。我们都比较喜欢挑战事物的走向。”佩奇和布林也许有冲突,有争论,但他们却走到了一起——两把令彼此变得更加锋利的剑。

    几个月后,当佩奇出现在斯坦福大学时,他选择了人机互动领域的先驱特里·温格里德作为他的博士导师。从那时开始,他就开始为自己的博士论文寻找主题。这是个重要的决定。佩奇的父亲是密歇根州的计算机科学教授,他告诉佩奇论文能为整个学术生涯提供框架。佩奇选择了约10个感兴趣的主题,但他发现对自己最有吸引力的还是正在飞速发展的互联网(World Wide Web)。

    佩奇刚开始时并没有想到要去寻找一种更好的办法来搜索网络。尽管斯坦福已经毕业的校友纷纷成立网络公司,并从中赚取了不少财富,但佩奇发现网络最根本的趣味应该在于它的数学特性。每一部计算机都是一个节点,而网页上的链接就是节点的联系,这是经典的图表结构。佩奇表示:“计算机科学家热爱图表。”按照佩奇的理论,互联网也许是迄今为止最大的图表,而且正以惊人的速度成长。互联网的顶端潜藏着许多有用的资讯,等待着爱刨根问底的毕业生们去发掘。导师温格里德同意这个观点,于是佩奇开始着手研究互联网的链接结构。

    灵感:源自学术论文引用

    事实证明,这是项有价值的课题研究。佩奇注意到虽然追踪一个页面到另一页面的链接很微不足道,但如果找出某个页面被哪些页面反向链接就不平常了。换句话说,当你正在浏览某个页面时,你并不知道还有什么别的页面可以链接到这个你正在浏览的页面。这个问题困扰着佩奇。他认为如果能知道页面被谁反向链接的话,这将非常有用。

    为什么呢?为了得出明确的答案,我们首先要了解学术出版的世界。对于教授来说,尤其是那些研究精确科学的,如数学和化学,没有什么比发表自己的理论更加重要的了。也许只有一件事情例外,那就是引用。

    学者们的论文都是基于引用的基础来构造的:每篇论文都是引用先前发表的论文作为论据,然后进一步延伸作者的观点,最后得出自己的结论。一篇论文的好坏不仅要通过其自身的观点来判断,还要看它引用的其它论文数量、随后反向引用回这篇论文的数量以及每个引用的重要程度。

    很好。但这和互联网有什么关系呢?是的,正是一个叫提姆·伯纳德斯·李(Tim Berners-Lee)的人决定要发展这种系统,后来他就发明了互联网(World Wide Web)。又正是拉里·佩奇和谢尔盖·布林尝试着反向改进伯纳德斯·李的互联网,从而导致了Google的诞生。而把这些努力串起来的针线就是引用——指向别人的研究成果以便得到自己的研究成果的行为。

[1] [2] [3] 下一页

关键词:            

  评论 文章“Google背后身价百亿的CTO”
1、凡本网注明“世界经理人”或者“首席技术官”的作品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,经本网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:“世界经理人”或者“首席技术官”,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2、凡注明“来源:xxx(非本站)”作品,不代表本网观点,文章版权属于原始出处单位及原作者所有,本网不承担此稿侵权责任。
3、欢迎各类型媒体积极与本站联络,互相签订转载协议。邮箱地址:icxonew@163.com
4、如著作人对本网刊载内容、版权有异议,请于该作品发表30日内联系本网,否则视为自动放弃相关权利。
5、本网投稿邮箱 icxonew@126.com 欢迎赐稿。
CTO社区重磅话题 CTO推荐
 从焊接工到副总裁 英特尔CTO的神奇人生
 明朝万达构建内网安全网线
 从手机大战看探寻创新企业之路
 陈绍鹏:少帅扛起联想大业半边天
 企业网络防毒的新趋势
 李天语:备战3G 看好印度市场
CTO博客推荐 热门下载
更多精彩,请访问首席信息官(cto.icxo.com)首页